渡我。

穆不良。咕咕文手。偶尔灵魂糊。主食卫良/非良。近期打算入坑的是聂良和政良。楚留香走少暗/武暗/华武华。现在除了这几对cp以外相关人物的cp基本上都是雷区或者是路人)。尤其是卫聂/卫莲非常雷。
所以(´▽`ʃƪ)感谢让我避雷啦。要卫聂没有,要命一条。喜欢没事儿干做点图玩儿。另外产粮过程中不会去看同cp的其他粮,所以如果有“特殊情况”请直接dd我!
啊。还有。我开学了)。

[秦时明月]卫良-情话

*现代pa.

*私设有,ooc有。

原来你是那银河星星,照着我生命长河中的点点涟漪。
原来你是那迷惑我的红,照耀着世间最绝色伤口。

                             ——《霸王别姬》 ​​​

拾柒.

自以为是且被过分溺爱的人入不了卫庄的眼。他养父母的儿子算是一例。

张良将自己的掌覆上卫庄的手背,右手中指关节上的厚茧,骨节突起,手感并不是很好。他没有接着问下去,长出了口气挨着卫庄,目光飘飘幽幽落在并未亮起的电视机屏幕上。

晚上六点半。

这是张良连续第三天没有动厨了。培根披萨的香气和浮动着冰块儿的芒果汁。

“你住宿舍的时候也是这样解决晚餐的?”

卫庄捏着芝士饼边,他并不是很讨厌芝士的味道。虽然闻起来有点臭臭的。

“差不多。宿舍里面没有配厨房。有空调浴室就很不错了啊。”

张良常会被舍友拉去各种联谊聚会或者泡吧。平常他倒经常步行去附近的商场或者小吃一条街,挂着耳机。

“我没有住下的时候,卫先生的三餐是怎么解决的。”

别告诉他是单纯的把东西煮熟然后吃下去。 按着之前的观察,赤练和白凤应该是被禁止进入厨房的类型。

“叫外卖。楼下便利店也有快餐。”

张良算是知道为什么他刚来的时候厨房里会没有东西了。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偶尔陷入安静。总之最后是吃到那一张十二寸的披萨。

晚上十点半。

“雪停了。但是看样子明早好像不太方便。”

张良掀开客厅的窗帘,他们的公寓离市中心挺远,虽说对面有家商场,也就在过节的时候人才会多一点。像这样下着大雪,也就没什么人了。路面上是一层积雪,只在路边见到一串脚印,慢悠悠的向前延伸而去。卫庄捏着烟盒,在掌中翻了两次后又放在了桌上。

张良在玻璃窗中看着他,张了张嘴没能说什么。

明天是周末,张良已经能想到从早到晚都有吵吵闹闹的孩子在公寓楼下的草坪上玩儿雪的场景了。

“抽烟对身体不好。”

张良转过身,靠在窗框上看着他。

卫庄从高中时代就开始抽烟了,倒不是说受了什么影响,只是他自己想抽,好在没有成烟瘾。而张良跟他几乎相反,张良高中时学生会的风纪委员,三天两头在男厕所就抓到抽烟的学生。

“早点休息。”

卫庄将烟盒重新拿在手里,起身绕开茶几,在电视柜前拉开电视柜下方的抽屉,把那只可怜的烟盒丢了进去。

“嗯。好。你别熬夜。”

可能是他们之间九岁的年龄差,张良总觉得跟卫庄没什么共同话题,总不能谈点什么有关国//家命运的大事。

晚上十二点半。

张良迷迷糊糊的被自己渴醒了,他端着杯子迷迷糊糊的抓着扶手下楼给自己倒水喝,却看见卫庄房间的门缝透着亮光。可张良知道他进房间的时间要比自己早很多。

“卫先生,你还没睡吗。”

张良拉开卫庄房门的时候,才想起来他忘记敲门。好在卫庄压根不在意这个,他正坐在床上看书。

“嗯,睡不着。”

他换了睡意,抹额叠好放在床头柜上。他靠在床头,被子盖着他的腿。圆形的床头灯正亮着,在他睫下投出一片圆圆的阴影。张良困得厉害,他掩上卫庄的房门上楼,随后又下楼重新站在卫庄的放门口,胳膊里夹着他自己那只白色的枕头。

张良没询问他,十分迅速的钻进卫庄的被窝。

卫庄习惯靠右侧睡,枕头也放在右边。左侧不但没有枕头,他睡姿很好,基本上不会翻动,左侧的床单连褶皱都没有几个。

张良将被子裹在身上,背对着卫庄躺下。

“左侧睡对心脏不好。”

“可灯太亮了。”

张良嘟嘟囔囔的,闭着眼睛没一点动的意思。卫庄看了他片刻,将握在手里的金属书签夹进书里,一并放在床头柜上。卫庄拉着被子躺下,伸手关上床头灯。

“满意了?”

他的恋人没有吱声,只是翻了个身面朝着他。卫庄的眼睛还未来得及适应黑暗,但他大概能想到张良唇角弯起的弧度。

恋人在怀。柔软的发丝,均匀的呼吸。略有些快速的心跳声。

床头的钟表指针一格一格的移动,安静有着节奏。张良反而没能睡着,阖着眼感觉有人的呼吸一下又一下铺在他脸上。

聆听心脏和时间一并跳动的声音,张良觉得自己总有一天是要溺死在他怀里的。

“晚安。”

他听见卫庄放轻了声音,将唇贴在他耳边低声说。

                                                        TBC.

————
突然想起原著里卫庄最后去卖包子了。
好想笑。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