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良给我🔒。

穆不良。咕咕文手。偶尔灵魂糊。主食卫良/非良。楚留香走少暗/武暗/华武华。现在除了这几对cp以外相关人物的cp基本上都是雷区或者是路人)。尤其是卫聂/卫莲非常雷。
所以(´â–½`ʃƪ)感谢让我避雷啦。要卫聂没有,要命一条。喜欢没事儿干做点图玩儿。另外产粮过程中不会去看同cp的其他粮,所以如果有“特殊情况”请直接dd我!
啊。还有。我开学了)。
QQ2287360164。随时扩同好,不吃雷区安利,不想看到任何对家。

对家又到我脑子里来了。

呕。


我好怀念他起草时的美丽。
(ˇωˇ」∠)_

我下周期末考所以这周可能(划横线)不打算更新啦(...)

考完就更。但我没存稿了所以不存在二连更了)。按照安排下一次更的是《天造地设》。

没什么灵感了现在最少一周半写一章,卑微。

夸我的各位非常感谢!!)突然改变话题。

一个一个回复我有点不大好意思)...。就在这儿感谢各位了!!!!跪下(别)。

最近被影响的状态好了很多,但是突然负能起来了)....

碎碎念中(。)


有人愿意夸夸我吗)。

昧着良心也行(....)

我想取点儿暖。


[秦时明月]卫良-情话

*现代pa.


*私设有,ooc有。


我心爱一个人,我预想他是我的劫,遂中了他的蛊。我日里想见他,夜里想见他。我既想正正经经地待他好 ,又想浪浪荡荡地对他坏。我解释不清,但就这么个意思。我遇着他便成了坏胚,因为我也无法。


                                   ——《南禅》 唐酒卿


肆拾叁.


或许,他不该在这种时候选择出门,而是明智一点叫份外卖。


一米八的男性提着蓝白格子的布袋,袋子里歪出几根大葱。这个搭配看上去相当怪异,公车里很闷,哪怕隔着一层口罩他都能闻见在这种环境中被放大了的葱味。


司机油门和刹车接连切换,张良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胃有些不适。他伸手去开离他最近的窗,推出条缝来以便他呼吸点新鲜空气。后方有人向他这里挤了挤,背包之类的东西死死挨着他,张良蹩蹩眉,还是将布袋往自己身上贴了贴,又倾身向前又让了让位置。


拥挤的车辆摇摇摆摆,到车后人群涌动着下车,一个个都被恶狠狠的吐了出去。车外的鸣笛声此起彼伏,哪怕耳机里的音量再大也无法拦住他们。


车上人少些的时候,呼吸变得顺畅了不少。将近终点站时车上的人都走晚了,张良这才得上个座位能歇上片刻。司机将他又往站牌前面带了些路程,张良答谢一声,拎着他那只蓝白格子的袋子出了车。


脚踩在积雪上发出吱吱呀呀地闷响,由松软一下踏实,张良相当喜欢这种触感和声音。街道中心的雪被踩的一塌糊涂,呈现出一种糟糕的黑色。


小区门口挂了串老旧的灯笼,恐怕 这些年所使用的灯笼都未曾换过,本就没什么生气的小区倒是因为这几只灯笼平添几分诡异和阴森。门卫坐在门卫室里,开了罐啤酒,就这一碟咸菜正一个人唱歌儿。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张良听不大懂。


他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在单元门前的台阶上跺去鞋边的一圈的雪。


到家的时间并不算太晚,但如果要遵循他想吃饺子的本意可能又要耽误时间——路上着实太堵。


张良将手提袋搁在厨房的灶台上,他回来时卫庄正坐在客厅拼接刚到木制书架。前几天收到的咖啡机和咖啡豆,张良一时不知该把他们放在哪儿,姑且放在餐桌边儿上。


卫庄打算将书房的飘窗收拾出来,那上面原本堆着的都是书,腾开之后可以留给张良去用。之前那只坐垫被换成了懒人沙发,但懒人沙发离电脑主机实在太近了,他还特意买了长垫子,毕竟大理石面儿的飘窗不适合久坐。


今天已经是初五了,寒假本身就更短些,等一开学,张良又要奔波于各种各样的事。


他将肉馅包进饺子皮,捏上一圈花褶。


张良的手艺算不上非常高超,但放在平常人里,说不定算得上佼佼者。


卫庄拼起书架,将书架抬去窗边散油漆的味道。他洗过手后,就坐在餐桌的另一头看张良包饺子。不值得一提的是卫庄一向手笨,做不来这些。他盯着张良半晌,长长地打了个哈气。


张良自然知道卫庄在看自己, 他裹上最后一只饺子,将其摆在案板上。买来的饺子皮和他做的肉馅都还剩下些,就打算吃完饭再抽空消耗了全部冻上。


手上沾了层面粉,张良抬臂随手抹在卫庄的脸侧,随后端着案板逃似的溜进厨房。


“张良。”


卫庄有些好笑。他抽了张卫生纸去擦脸上的面粉,跟着也进了厨房。


张良将厨房打理的干干净净,没有油污或者是异味。案板摆在柜台上,张良倚在另外一边,他今天卫庄进来的脚步声,就猛的直起了身子。


卫庄伸手抓住张良腰间的衣物,硬是将他扯到自己这边。


“错了、错了......”


张良将脑袋扭去一边,举起两手摆出“投降”的姿态。


可卫庄又能拿他怎样呢,只是将人拉得更近,略有烟草味的气息大胆迫近,他就着张良偏头的动作亲吻后者的眼尾,恋人眨了眨眼,而后吸了吸鼻子,这才挪正了视线。


灶上锅中的水正向上冒着轻小的气泡,在锅的边缘贴的密密麻麻。


“别动。”


张良伸手接去卫庄攥着的纸团,撩开他颊侧垂下的发,小心翼翼抹去先前并未触及到的一层薄粉。


水汽争先浮起飘散开来,气泡闷声裂开。


卫庄松开他,张良嘟哝几句,转身又看锅里的饺子去了。


初五的时候正是人冷清,不过他俩算是一直冷清,时间长了之后,自然而然的有些倦怠。


这样的发展并不太妙,像是没有浓厚奶沫的卡布基诺,就要失去他原本的风味了。


某些意义上来说,这是种危机。


卫庄将盘子擦干,架在一边的碗架上。


张良一连打了不少哈气,正窝在沙发的一角。他在冬日常常保持这样困倦的状态,卫庄总觉得有些微妙。


他在距离张良有一小段的位置坐下,还没伸手去揽,张良万分自觉的倾身靠了过去压在卫庄身上。


“困了。”


张良轻声一句像是呢喃,卫庄环住他的肩,往自己这边搂了搂。人肉靠垫可要比普通沙发靠谱的多。


“怎么。昨晚趁我睡觉跑出去玩儿了?”


卫庄拍拍张良的肩,发丝挠的他脖间发痒。张良摇头,动作慢吞吞的,在卫庄感来有点像张良用脑袋蹭他的肩。


电视机的声音很小,张良倚着卫庄,昏昏沉沉很快睡过去了。


卫庄勾着张良的肩,关掉电视后安静到足以倾听心跳。他时不时垂眼看看张良,对方睡得不大好,眉头略微拧起,放在膝上的左手手指偶尔向掌内蜷曲几下。卫庄的手大他一圈,顺利的将张良的手裹入自己掌中。


大概是做梦了。


张良一向多梦。


常人往往能做三四个梦,一觉醒来忘得七七八八。他也是三四个梦,一觉醒来忘得七七八八。但那多是噩梦,无论梦中经历的是恐惧还是哀伤,总在第二天夜里反复折磨他。


他并未顺利的得到卫庄的安抚。


“...醒了?”


十点三十三分。


张良只觉得脑袋很重,还有些发晕。卫庄将自己的马克杯递过去,里面是温热的柚子茶,看那深浅大概喝过几口。


他被卫庄放到在沙发上,身上盖着卫庄半长的呢子大衣,枕着沙发上方形的抱枕。


张良就着卫庄的杯子喝了口柚子茶,又清了清嗓,将身上的呢子大衣裹紧,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略有些发冷。


卫庄贴着张良背后坐下,张良就放松了身子靠上去。


“做噩梦了吗。”


卫庄在这个地方看了近两个半小时的书,张良梦里叽叽咕咕的不安稳,来回用手打到他不下三次。亲吻或是安抚都得不到作用,他本想着叫醒张良,对方却没有听进去的意思。


“嗯——”


张良拖长了音,伸手去揉自己的太阳穴。


卫庄没有话能接,也不知道自己能接什么,就只由张良靠着。


雪大概已经停了,卫庄刚刚看过手机天气,明天似乎是有回温的预兆。


“梦到什么了?”


卫庄微微低下头,正好垂眼下去看见张良纤长的睫羽。


“梦到卫先生跟别人跑了。”


他的话是真是假,卫庄听不出来。——但那多半是假的,如果梦到的是这个怎么会喊出声“救我”呢。


但没有深究的必要,张良已经醒了。现在的现实是梦,还是梦里的现实是真正的现实都无关紧要。


对方身上的温度传来是真实。


“跑不掉的。”


卫庄沉声如此说到。



TBC.


现在写《情话》总有种完成任务似的感觉..。


《情话》基本上是按照时间线推进的一些日常,并没有主要的剧情,感谢大家靠爱发电看这么无聊的东西(′̥̥̥▵‵̥̥̥ ૂ)


这章写的有点不明所以了,还很短)。


我做噩梦常常就是记不住,但就是会很害怕。


上一个给我抹面粉的人是我哥。然后他死啦)并没有。


不想复习就细化了。
还在受影响,但真的好可爱。
有ooc。
画完的最后一刻竟然又觉得有点像隔壁盖姓男士(...)我浓硫酸洗脑子。
如果跟着卫庄回了鬼谷的话大概就是教书先生的职业了。

[秦时明月]卫良-情话

*现代pa.


*私设有,ooc有。


你要爱就像一个痴情的恋人那样去爱,像一个忘死的梦者那样去爱,视他人之凝目如盏盏鬼火,大胆去走你的夜路。


                              ——史铁生


肆拾贰.


灶上的矮锅“噗噗”地冒着热气。


新年已至。这是张良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好在他的父母知道是为了什么,张良从未因为恋人而不回家。没什么好为难的,只有张良的母亲私下里偷偷摸摸编辑了条短信告诉张良千万要注意措施。张良删掉短信,不知道要露出怎样的表情才合适。


卫庄也没有回家的打算,他本就不喜欢那种唯他是局外人的氛围,再加上上次的胡闹,就算是张良恐怕也不太想回家。


天色有些晚了,外面还飘着雪。今年的天气同去年相较之,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张良伸手去抓他的手机,点亮屏幕后时间显示为晚上六点四十二分。


——总觉得有点冷清。


平常这个时间点,他已经在一堆亲戚中坐下吃饭了。张良家里的亲戚颇多,逢年过节最不缺的就是人。他喜静,但似乎已经在这样的环境中默认了过年就该热闹些。


他在这种地方算是异乡客,哪儿来的什么人到家里拜访。


不过还是有东西值得期待的。


他单手托着下巴,整个人靠在餐桌椅上。目光转了一圈还是落在那口矮锅上,锅子的出气口仍然向外喷着气。


七点多的时候,卫庄开门回家。他似乎心情不错,下午的签售会应该相当顺利。


不过按理说,他不会回来这么晚的。


卫庄拎了只袋子,藏蓝色。他将袋子搁在茶几上,似乎印有白色的字样。不过距离太远,张良看不清楚。


像是装首饰用的袋子。


——是粉丝送给他的?


张良抬眼看看卫庄,卫庄这么多次签售,可没拿回来过粉丝的礼物。他想问,不过对方没有半点主动提起的意思。张良也不知道要怎么问,他既然不说,自己也不能强问——开口去问的话,是不是会有点小肚鸡肠的感觉?可这似乎是很正常的事。


但他的确很在意。张良将目光收了回来,卫庄看了他片刻,抬手拍拍张良的发顶,而后拉开椅子,在张良旁边坐下。


摆在桌上的定时闹铃兀的“嗡嗡”响起,卫庄伸手将其关上,张良摆了只隔热垫在桌子中央,起身用抹布衬着将矮锅端起“咣”地一下放在隔热垫上。


“怎么?”


卫庄抬了抬唇,调戏似的伸手顺了把张良的辫子。


“喔,没事。”


张良摆上碗筷,他熟知卫庄的饭量,只有两个人的年夜饭没什么特别需要准备的。


卫庄能猜到他的恋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显得有那么点冷淡。


一些占有欲。


卫庄的确有些事瞒着张良,他深知对方的性子,只要自己不开口,就绝不会强问。恋人间的占有欲或许都是很强的,无论是他,还是张良。


“你在担心什么。”


“——没什么。”


张良仍垂着眼,眉眼间都是不悦和在意的神色,眼里掀起涟漪。当卫庄开口问他在担心什么时,张良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情感外泄的过于明显,他慌忙又抬了眼,与卫庄对视时敷衍般的弯眸笑了笑,然后又低眼下去,那些不悦和在意就此敛了身影。


所以,张良又恢复了平日里常见的样子,抬手将颊侧的碎发撩至耳后。他穿了件儿高领的羊绒衫,餐厅顶上浅黄的灯光将奶白的羊绒衫罩上一层柔光。


卫庄与张良都算是很理性的人,但这不代表他们一直都会维持理性的状态。


张良埋头将饭往口中送,他一直低着眼,卫庄没什么机会和他对视。


——有些意气用事了。张良很清楚,但他总觉得要有别人家的猪来拱自己家的白菜,哪怕这件事很可能只是他的设想。 真的是越想越乱,又停不下来思考这种事。


在旁人看来不动声色的思想在卫庄看来是再明显不过,他或许是有这种特殊能力的。张良同样知道自己瞒不过卫庄,他三两下扒完碗里剩下的米饭,随即将自己挪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张良刻意同那只 精致的纸袋保持了距离,摁动着手里的遥控器试图让电视机发声缓解尴尬。至少 张良觉得有些尴尬。


电视机的荧光屏上卫庄的影子有些模糊,张良不知道该怎么回头去看,只是从偶尔变暗的荧光屏上关注一下恋人的影子。


让张良无法笑起的无趣小品反而又让他更尴尬了,他躲回房里换了衣服,宽松格子的家居装——那件羊绒衫的领口勒的他喘不过气。


等他再出房门时只听见浴室中的水响,卫庄在洗澡。餐桌上收拾的干干净净,他将矮锅里剩下的炖肉倒进另一只大碗里,缝上保鲜膜放在冰箱保鲜室的上层。茶几上的那只袋子被收走了,张良盯了那个空下的位置许久,长长的出了口气。


灼烧翻滚后的头脑得到冷静,他给自己泡了杯红茶,小区里大概有人到这边探亲,吃完饭之后在楼下放炮。炸裂的声音远远近近的,一阵过后便安静下来,紧接着是汽车发动的声音。


张良打了个哈气。


他连亲眼见都没见过,不能随便下定论。


对,就是这样。张良忽然松了口气似的把自己塞进沙发里,后方的浴室门发出吱呀一声响,卫庄肩上还搭着浴巾,他一出浴室,就看见张良毛茸茸的脑袋顶。


虽说没有亲眼见过,那也不能否认其存在的可能性。


他就是在意那只袋子。


张良灌下口茶,他忘了温度,滚烫的液体烫得他舌尖发麻发痛,不禁打了个哆嗦,杯子里的液体碰撞陶瓷杯壁,溅出几滴茶水落在了手背上。


“放个假还能把你放傻了不成?”


张良并未注意到卫庄正从他身后挨近,早已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开,卫庄压在沙发背上,伸手越过去用指腹抹掉张良手背上的茶水。仍有温度的液体只留下几条水渍,缓慢融在一起,初次之外,还有张良手背上两个发疼的红点儿。


“不,我——”


带着水汽的白色长发垂在张良肩上,吐息间的温热织成软绵绵的网,每一根丝线都是被毒汁浸泡过的。他觉得自己有点像心甘情愿撞入蛛网的飞虫,不过这只蜘蛛似乎是位素食主义者。


“我只是。”


张良顿了顿,接下来的话要怎样去说?


卫庄抚摸张良的手指,亲吻落在他脖间。


“只是什么?”


卫庄轻声发问。张良咽了声,将脑袋稍稍垂下去。


“我——你...”


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张良最终选择了放弃。卫庄松了手,他拎着肩上的浴巾悠哉的擦着头发,深色的阴影从张良身上移开,张良这才偏了脑袋过去。


大年夜怎得这样不愉悦。这不是他预想的。


卫庄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张良今天晚上的样子都是他未曾见过或是极为少见的,他不介意将神秘多保持些时候。


平日里的这份情感总是虚虚实实,一到吃醋的时候倒是无比的真实。


今年不让放烟花一类的东西。以至于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外面也都是寂静一片,偶尔有擦炮丢进雪地发出的闷响。


张良有些困了。


卫庄坐在另一侧的单人沙发上,窗外有几只蛾子撞击窗户,他干脆起身拉上了窗帘。


“先生。我有让你觉得——幼稚吗?”


他维持着理智的头脑,问了一句听起来有点莫名其妙的话。那双眼重归平静,卫庄倚在窗户边,顺着光与恋人对视。


“有。”


卫庄极认真的回答。——不管是谁都会有幼稚的时候吧。


不过张良想要问的,并非这层面的意思。不合时宜的“幼稚” 是会影响到他人的,不过这次卫庄似乎没能捕捉到。


“至少今天你有了。”


不,他捕捉到了吗?张良看着他,眼睛很亮。


卫庄迈步贴近他,在他身侧坐下。两臂一伸用手扶了张良的腰身,而后用柔和的力道将其拉进锢在怀里。


“你变得有点多愁善感。”


不可置否。张良将自己的下巴搁在卫庄肩上,他那双手不知该安放在哪里,只得小心翼翼搭在卫庄的腰上。


“...人都会。是这样——吧。”


张良小声咕哝一句。卫庄意有所指,他勾着张良的腰,将头向张良那侧偏了偏。


“我本不想在今天把这东西给你的。但我搁在编辑家她嫌碍眼。”


这东西?


张良懵了片刻,随后顿悟般的猛然直起身子。


卫庄托了张良的左掌,另手慢悠悠的在宽大的家居服口袋中一探,随后以握拳的姿势搭在张良左手的手背上。


“不过应该——没什么影响。”


稍稍有些发凉的金属环,尺寸大小正好合适。是极有卫庄风格的基础款式。


他的理智又一次不受控制。张良盯着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埋头发出一声很低的笑。


他算是知道卫庄前些时候为什么逮着他的手摸个不停了。


“先生。你算计我。”


张良摩挲手上的戒指,一圈精致的纹路,他低头仔细去看,大概是兰草之类的花纹。


“我可没打算算计你。”


他本来都翻好了日历, 想要依着自己好不容易攒起来的那点想法把这对戒指留在二月十四号。


“——所以回来晚也是因为它?”


哪怕两人都是坐着,张良也必须抬头去看他的恋人。


戒指。


他真没想到卫庄能有这么一出。


“算是吧,去取的路上太堵了。”


卫庄去将张良围在脖间的发撩至他身后。


张良抬着眼看他,眼中的静水所泛起的是轻和的波澜,他弯着眼去瞧,先前的不安如今被埋在窗外雪地的底部。张良估摸着,这东西大概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卫庄移开视线,被张良盯的有些慌。他屈指覆在唇前咳了两声,指上宽出一些的戒指有些发亮。


“困了就,早点休息。”


卫庄起身要走,张良在沙发上坐着,故意拖长了音回应。


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轻微的响,浅色的窗帘上映出几朵模糊的圆,有人在放烟花。张良知道那个方向更挨近山。白天入伙是个好天气,就能隐隐看见几层轮廓——是偷着放的吗。明明都没有卖烟花爆竹的了。


“先生。”


张良准备去关客厅的灯,忽然开口叫住了卫庄。


卫庄已经推开了卧室的门,听见张良叫他便回过头去。张良正端着他的马克杯,茶叶梗竖起飘在茶水面上。


“能一起睡吗。”


不管怎么说今天都是个除夕夜嘛。张良满足的拉齐杯子,愉快的躺入卫庄的被窝。



TBC.


恭喜这对新人(?)领取💍X1.


这章昨天晚上真码不完。然后我的能力不够没能表达出他俩之间的氛围,但他们领戒指了啊!!!就差一步就结婚!!!!(但我ooc的有点厉害。请各位捶死我。)


最近被对家精神污染了,不知道为啥在脑子里开车的时候张子房的脸总会被盖聂代替。我杀我自己。列表里磕对家的人突然就多起来了,为了我的白月光我就把他们都删了(..)但我还处于精神污染的过程中。


想给自己洗脑子。我的白月光被我自己玷污了。一边好奇。一边恶心。还一边控制不住的想。


不可能的。我的对家没有门。


已经2019年了。爸爸们给我个印象评论吧!!!!!求你们了!


[秦时明月]卫良-情话

*现代pa.


*私设有,ooc有。


大风吹着我和山冈,我面前有一万座山村,我身后有一万座山村,千灯万盏,我只有一轮明月。


                             ——《流浪》


肆拾壹.


“你们没有资格再管我的私事了。”


“我喜欢怎样的人,想与谁结婚,不劳你们费心,也不用你们花钱。”


张良似乎有些明白卫庄不乐意见到他父母是怎样的心情了。但他二人一起就又跟见父母不一样,他们现在的状况有点像五面会谈。


卫庄并不欢迎有人到他的家里,只选在了咖啡厅,相当高级的咖啡厅。他同张良坐在一侧,其他三人坐在另一侧。包房门口垂下深褐色的布帘,偶尔有人经过时才被带起的弱风掀起一角。


张良被卫庄塞在里面的位置,正好与卫庄养父母的亲生儿子面对面坐着。


那肯定是个被人捧在掌心里宠爱着长大的孩子,养成了毫无礼仪教养,也不知要考虑别人的性格。左腿的脚腕压在右边的大腿上极有节奏的抖动,好在桌子够高,桌上的咖啡没受到什么影响。


张良看看他,又看看卫庄。卫庄端着他那只白色的咖啡杯,咖啡他一口也没喝,已经有些凉了。


他的语调没什么起伏,但张良能捕捉到不悦的情绪。


卫庄一点都不欢迎他的养父母。他坐的笔直,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装。


“我该做的事情没有停过。”


卫庄将目光落在他弟弟的身上,方才一副吊儿郎当样子抖腿的男生脸上的表情忽的僵住。张良开始好奇他上次问卫庄打电话要钱的时候是怎样的口气。


另外,卫庄的养父母也算是稀缺珍惜物种了。


最初收养卫庄并非是善心大发或是无法养育孩子。


那时卫庄不过七岁。安静,又有些内向。就像是被抛弃了一次后再被收养的小动物,对他好一点,他就会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好慢慢供出。总而言之是好养,只要给他吃的,一些友善。


是了,卫庄本不过是作为一个暂时的“填补品”和未来孩子的玩伴而被收养的。


这对夫妇先前有过一个孩子,可惜的是他并未被生命眷顾。他被埋葬后的不久,卫庄被收养回家。而在一年之后,卫庄养母又怀上一个孩子。——也就是现在正同张良面对面坐着的男性。他比张良大上一岁,卫庄离家的早,其他的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的养父母来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这个弟弟现在找不到工作了。


对于小孩子来说,最糟糕的事里或许也包括被忽视。这与张良所处的环境并不相同,他虽然常常一人居住,却并未被家庭忽视。这感觉一定比一个人住更糟糕。——至少在张良看来是这样的了。



卫庄仍旧坐的端正。


他毕竟是孤儿,不是人家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他对自己是什么地位,还是非常清楚的。


“他会怎么样是他的事。当年学习的时候没见到他学习,找不到工作又要怪谁。”


卫庄从未对他们抱有任何的怨恨心,他也从不觉得自己没有被收养到一个家庭里就会落魄,或是像那所孤儿院里先前的某几个人一样去走什么歪路。但只要面对这三个人,他莫名的就会排斥。更别提他的弟弟——卫庄最受不了的大概就是这个弟弟了。


张良将自己后上的咖啡与卫庄面前摆着的咖啡互换,他抬眼看着卫庄,抿唇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插嘴。


这四个人之间说不上争吵,你一言,我一语的。


张良用手背碰了碰卫庄的手。


“抱歉。”


他先是与卫庄对视,然后又转过头,继续面对卫庄的养父母,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我想——叔叔阿姨都是聪明人,能听明白卫先生的意思。”


“有些事还请不要过多干涉,我并不是为自己的恋爱开脱,但大家都是成年人,要有自己的空间,也要有自己担负责任的义务。既然有这样多的爱,还是给对面的这位兄长享受吧。”


张良一口气说了很多,他压着音,语气很重。


“至于二位很久之后才念起来的卫先生。”


他语调一顿。而后,用极其认真和坚定的口吻——


“他有我。”


所有迟来的,本可以有属于他的一份,亲情亦或是爱。


卫庄笑了一声。


他们到家的时候将近七点。从下午就炖在锅里的冬笋排骨汤到了足够的时间,在玄关处就能嗅见香气。


卫庄的心情似乎还是不太妙,张良没再去开口打扰他。


实际上卫庄的心情没有张良想象的那样糟糕,他至少因为张良的言语而觉得有些愉快。


他期望能从他的养父母那里得到些普通孩子能得到的关爱,他的确得到了,虽然时间很短。如果没有拥有过是不畏惧失去的,可拥有之后除了畏惧失去,也会迎来欲望。


——好在他是个有自我控制力的人。


卫庄点了支烟,他站在客厅的窗口,烟气从纱窗飘出,散开而去。


没人会是木头。


他垂下眼,烟草安静的焚烧,形成微弱的一点火光。张良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一手拖着下巴。他看着卫庄的侧身,那个眼神很深,与以往很像,但似乎不同。


柔软。


张良去看这时的卫庄,只觉得他现在是柔软的。


他本就是个普通人。


张良慢悠悠的起身,又慢悠悠地移向卫庄身前。


自己的恋人正倚在窗边,目光不知要落到哪里。卫庄感觉到有个小炉子带着温度挨近自己,他便将目光挪过去。


张良正抬起双臂,温热柔软的掌心去贴卫庄的双颊。张良捧着他的脸,呼吸因为身高正好落在卫庄脖间,后者只觉心间发痒。


——他有我。


小炉子用那样认真且坚定的口吻这样说了。


卫庄忽然觉得有些难受。他张了张唇,没发出什么声音。随后他向后微微撤了一步,两手压住张良的双臂,用极慢的速度躬下身去,将身上的重量完全压在了张良身上。


“卫先——生?!”


张良有些没支撑住,他重心一个不稳向后一倒,“咚” 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庆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没磕在茶几上,背部隐约做痛。张良着实摔了一下,他试着抬了抬自己的腰,低头去看卫庄。卫庄给了他一个白色的发顶,两手仍压着张良的双臂。


这可是个稀奇景儿。


张良一下一下顺着卫庄的发,良久后,是卫庄先开了口。


“我没想过奢求什么,我很久之前就明白自己只是收养和被收养的关系。”


他又闷了很久,脸埋在张良的前胸。张良看不见他是什么表情,但知道他一定不好受。


“只是我运气不好。他们不会再以相同的态度去对待养子了。”


卫庄不打算再抱怨了。


他至少在养父母哪里得到上学的机会,现在还是畅销书作家。但卫庄知道自己在这两对夫妻看来一直都是局外人。


“先生。”


“我们之间有很长的时间空白。”


张良保持着抚摸卫庄头发的动作,一双眼却望着天花板。他的眉眼仍舒展着,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长吸一口气,然后缓慢的吐出。


“我与先生相识之前所拥有的,或遗失的。我无法替补,也无法弥补。我在下午或许说了句大话。”


“不,你没说什么不对的。”


是了,卫庄有的只是他。


卫庄将压着张良手臂的手松开,又把自己的目光和张良放在一起,两只手攥成拳放在张良脑袋的两侧。


他早就不想去想那一家子人了,只当他们是帮过自己的人,而自己该对他们负一部分的赡养义务。无论之前失去什么或是得到什么,都是“之前”的事了。他有自己的工作,不错的收益,住所,恋人。


卫庄不喜欢有人对自己的事指手画脚,无论什么。下午谈话不愉快,似乎也与这沾有一些关系。


张良弯了眼,深糊色的眼里的安静和温软。


“先生。”


“你有我。”


TBC.


我完了。我发现我写东西都没有逻辑。2018年最后一次更新死在了逻辑不同主题无法表达和我写的太烂。


关于情话里卫庄的家庭状况其实我没想多久。就是算年龄算的有点累。里面的很多人都是平常我遇到过的类型,希望这些类型的长辈和平辈能当个人(....)


但这跟我写的没有逻辑文笔超烂有什么关系呢:-D


2018年年末印象总结看看我叭。


摸了一下下。
考试的时候不知道为啥摸的更可爱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