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我。

穆不良。咕咕文手。偶尔灵魂糊。主食卫良/非良。近期打算入坑的是聂良和政良。楚留香走少暗/武暗/华武华。现在除了这几对cp以外相关人物的cp基本上都是雷区或者是路人)。尤其是卫聂/卫莲非常雷。
所以(´▽`ʃƪ)感谢让我避雷啦。要卫聂没有,要命一条。喜欢没事儿干做点图玩儿。另外产粮过程中不会去看同cp的其他粮,所以如果有“特殊情况”请直接dd我!
啊。还有。我开学了)。

[秦时明月]卫良-情话

*现代pa.

*私设有,ooc有。

感情里不只有风花雪月,眼里的星星,更多的是稀碎的矛盾,无意义的吃醋,越来越明显的自私。

 

                          ——德卡先生的信箱。

拾捌.

从二月十五日开始算起,卫庄已经大半个月没见着张良了。 他算着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要开学的日子。

自从那几天连续暴雪之后,这个冬日就未再下过雪。相比那段时间,现在的温度似乎更暖和些了。

张良依旧呆在他老家,卫庄翻着他的空间动态,张良跟他那些老同学去了滑雪场,穿着厚厚的防寒服和戴在脸上的大护目镜。那张自拍照是张良转发的,原po似乎是位女性,张良和她离得最近,然后是其他的几个陌生面孔。一群人站在雪场外面,还在收拾东西。

他们的关系应该相当不错,比张良要矮上许多的姑娘将脸跟张良贴的有些近。

卫庄将手机背扣在桌面上,继续死磕自己的写作大纲。

一点点的,嫉妒。

的确。跟娇小可爱的女孩子一起出现在镜头里,或许是要比跟一个大男人更好。

——毫无意义。

卫庄有点想打电话过去,可对方现在应该是听不见铃声的。手机多半被放进滑雪场的储物柜里锁起来了。

实际上卫庄很早就从家里回来了,他没什么呆在家里过年的欲望,也不知道被家人在心里说了多少次的“薄情寡义”。关于父母,卫庄只是做到了帮忙物质上的赡养,定时打点钱回去。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养父母, 卫庄十二岁才被带走,也不是说这家人对他不好,只是每当和那家人呆在一起,他就有一种“局外人”的孤独感。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也就越来越强。

下午四点十五。

张良脱了滑雪场供应的防寒服, 坐在休息室给自己要了杯热水。他实在是玩儿不动了,跟同学来这种地方已经不是单纯的滑雪了。

休息室的玻璃上蒙住一层水汽,张良翻着手机通讯录,这大半个月以来,他的确很少跟卫庄通话。

两个人断断续续聊了些近期的情况, 张良这里吵的厉害,卫庄不太能听清他在说什么。他那帮同学挤进休息室,叽叽喳喳的跟几岁的吵闹孩子似的。张良跟他们摆着噤声的手势,可那些吵吵嚷嚷的家伙没一点收敛的样子,还大声的调侃张良或者发出类似于“老爷慢走”之类的怪声。张良拿他们没辙,只能将话筒的位置更贴近自己的嘴巴,然后再努力的辨认从听筒传来的声音。

“是我对象,你们安静点。”

张良用掌心捂住话筒,他转过脑袋压低了声冲着那些兴奋过头的同学提声喊了一句。他本就是个班长,平时待人接物相当温和,可管理的方式却相当严厉。如果不是这般性别,他可能也不会有这样好的人际关系。

“大概后天,嗯。差不多就能回去了。”

不过各位都是成年人,在当事人有些要重拾当年班长风范的时候见好就收,跟八卦组似的听张良的交谈。

“只是同学。”

卫庄没这样发问,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却听见张良那边这句话异常的清晰。

“...我没问这个。快点回来。”

张良弯唇笑了几声。

“好。”

“我喜欢你。”

对方像是宣示主权,突如其来的言语让张良有些措手不及。他还没来得及应什么,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心律加快。

“哎,你们有什么好起哄的?”

张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耳垂,出了口气看着自己那群同学。照片儿里跟张良挨得很近的姑娘家庭条件很小,已经跟别人订了婚,他看见卫庄的浏览记录,总担心对方会误会些什么。

“我的学习和工作比你们好解决多了,别用这东西唬我。”

他将热水捂在掌内,看着那群有些吵闹的人。

同学之间的有点没下限的起哄并没张良觉得多尴尬,可带上卫庄那句结尾的话——与其说是尴尬,不如说是有点害臊。

“你们...应该都见过。尤其是喜欢...小说的话。”

张良坐在长椅上,好看的眸子亮晶晶的。他并不害怕说出自己喜欢同性的事,但张良总觉得对象是卫庄的话,要不要说出来还是谨慎为妙。

“...以后会有机会见到的。等你们这群人都找见对象再说。”

张良灌下几口水,等着他那群同学快快收拾完后去吃顿热乎乎的火锅。

晚上八点十五。

卫庄关掉电脑,结束他今天的工作。思路流畅,专注度提高。写了大致设定的厚重牛皮本上夹了只黑色的钢笔,张良前些日子送他的。算是正式的新年礼物,卫庄很少用他,却喜欢带在身边,有的时候进行些访谈,他就会将钢笔别在西装口袋上。

说到访谈,卫庄不太喜欢被别人询问个人喜好和自己书里的相关内容,但这也是工作的一环。个人喜欢就略略带过,书里的内容构思就单纯的随口一说,最后大家不欢而散,访谈内容连一页纸都没有。

张良把客厅里养着的那几盆花拜托给他,卫庄隔几天看一次,浇浇水。那些花也算给他面子,长得还不错。

——他说,他后天就能回来。

那么卫庄就对后天的到来有了点盼头。

晚上九点。

张良到家。他父母早就休息了,他觉得身上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上一次这样出去玩儿也是三年前的事了,虽然坚持健身运动,但张良的确经不起这样的闹腾。

晚上十点半。

卫庄早早就收拾好,仰面躺着一点困意都没有。张良几乎是沾枕就睡,他实在是太累了。

卫庄最后还是没能顺利睡着,凌晨三点半放下手机,翻来覆去好一会儿才有那么点发困的感觉。

——柔软,且有着香气。

他有点想念恋人的气息了。

张良回到公寓的日子比计算的晚了一天。

烟灰缸里有五六只烟屁股,空气里是烟草的味道。张良皱皱鼻子,将行李箱拎入客厅,然后推开客厅的窗子通风。

“晚了?”

卫庄听见外面的声响,想着大概是张良回来了。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别的通知。张良站在客厅连外套都忘了脱。

“我弟弟发烧住院,忙了一天。”

米色的风衣很适合他。卫庄站在二楼垂下眼,这解释不通。

“而且我手机摔坏了,得去换个新的。”

他甚至忘了自己社交软件的密码。也没办法找回。张良将行李箱拎上楼,然后停在卫庄面前,唇角上扬抬眼看着卫庄。

“抱歉。”

他迫切的需要恋人的一个吻。或者拥抱。卫庄眉峰隆起,他这样想,却不会真的这样去做。

张良向他那里拢了拢,笑容未减,卫庄觉得张良每每这样看他的时候,就跟窥视了他内心想法似的。

“张良啊。”

卫庄抬手钳住他的下颚,侧过头将极温柔的吻送过去。张良自然的启唇张齿,甜腻且温热,柔软且绵长。张良能感觉到卫庄白色的发丝倾过来,触在颊上有些痒,这个吻是他所喜欢的,也是他意料之中的。

“先生。”

张良被亲到云里雾里,气息不稳只是低低嘟囔一句。

“我也喜欢你。”

卫庄没太听清。但他知道张良是什么意思。他二人有了相对的默契,那些细碎的,无意义的
吃醋和想念一并融在空气里。

三天前的那通电话,此刻才落得一个好的结局。

“我还想再拥抱你。”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