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我。

穆不良。咕咕文手。偶尔灵魂糊。主食卫良/非良。近期打算入坑的是聂良和政良。楚留香走少暗/武暗/华武华。现在除了这几对cp以外相关人物的cp基本上都是雷区或者是路人)。尤其是卫聂/卫莲非常雷。
所以(´▽`ʃƪ)感谢让我避雷啦。要卫聂没有,要命一条。喜欢没事儿干做点图玩儿。另外产粮过程中不会去看同cp的其他粮,所以如果有“特殊情况”请直接dd我!
啊。还有。我开学了)。

[秦时明月]卫良-情话

*现代pa.

*私设有, ooc有。

我平生最大的心愿,便是朝朝暮暮有你,年年岁岁伴你,时时刻刻悦你。让这世间少一对有钱人,多一对鸳鸯。

                                     ——傅余。

拾陆. 

“外面雪下得好大。”

张良用手比划了一下积雪的高度,他将门关上,又伸手把拉高了领子的羊绒毛衣领口向下扯了扯,露出冻得发红的一小段脖颈。张良捏着膝盖处的裤子向上提几下,卫庄这才注意到他的裤脚已经湿透了。

这个城市很多年没下过大雪,气温骤降让张良有些不适。 他有些鼻塞,是要感冒的预兆吗。

“天气预报说,这周的雪可能是不会停了。”

他拽了张卫生纸擦了擦鼻子,然后将其团成一团随手丢进垃圾桶。

冬日天黑的很快,客厅里只 开了一盏白色的台灯。张良端着温热的茶水坐在沙发上,长长舒出口气。他从车站走到公寓楼下,这段路几乎全是用蹦的——积雪太厚了。

张良觉得自己越来越懒了,早上出门面对走廊寒风对他而言是种高难挑战。他临近期末,对于笔试部分张良看都不想再看。——之前的冬天他可没有这样过,早起去图书馆,又从图书馆晚归。

“先去把衣服换了,小心感冒。”

卫庄听见张良喝了一大口热咖啡,又吸了吸鼻子的声音。 张良去看他,就看见卫庄正玩儿他的消消乐。他这几天连书房都没进去过,张良估摸着,卫庄是在给自己放年假。

张良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拎着睡衣去浴室简单冲洗了一把。

他再次将擦头发的毛巾塞进卫庄手里,后者关掉手机游戏, 将手机放在茶几另一端。

“你还上瘾了?”

“哪儿有。”

张良很认真的回答他, 湿乎乎的及腰长发在睡衣上晕开一片深色。卫庄舔舔唇角,他一手拿着毛巾,另一手端起张良的那只咖啡杯,将里面剩下的、有些凉的咖啡喝完。

他随即伸手撩开张良颈后的发,双唇覆上硬是在张良的后颈嘬出一点发红的印子。张良本就敏感,他双肩向后展了展,双手迅速抬起捂住自己的脖子,上面还留有温度和湿度。他低低哼了一声,把手又慢吞吞放了下去。

他扭头瞄了卫庄一眼, 小说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双浅色的眸子却裹着笑意,眉眼中全是张良百看不厌的深情。

“编辑小姐跟我抱怨了你翘掉出版社年会的事。”

张良想起大半个月前跨年夜晚上的那通电话。那天卫庄睡得很早,张良又在楼上忙着剪辑,第二天早上醒来彻底把这茬儿给忘记了。

“太吵了。你知道我不喜欢那种地方。”

“可卫先生穿正装很合适。”

这句话是编辑小姐之前说过的,张良毫无变动的将其搬出。他很少见到卫庄穿休闲装,但卫庄身形高大,本就很合适他的那些高级的手工定制西装。

“我可以考虑换一下。你也可以考虑下一次年会换长裙礼服陪我一起。”

“不可以。”

张良装出愠怒的语气回绝,卫庄最近跟他开玩笑的次数开始上升了。

当墙上挂钟稳稳指向六点半,天空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落在发顶的手掌。张良向后仰了仰头,睫毛向下垂着,半盖湖蓝色晶莹灵动的瞳。他将自己的分量交在卫庄手上,困倦的小动物在冬日归巢,半干的发从恋人的手中悠然滑落。卫庄伸臂揽着他,时间被无限的拖长,就如此度过朝朝暮暮是再好不过的了。

他们二人都没什么好为对方所改变的,顺其自然。

“你喜欢你弟弟吗。”

卫庄将下巴搁在张良发顶上,他的洗发水 有一股香水的味道。

“喜欢。但他有时候太吵了。”

“卫先生有兄弟姐妹吗?”

张良伸手摸索到卫庄颊侧的白发和他的耳朵,拇指指腹试探性的落在卫庄眉峰,后者顺从的阖起眼,温软的东西由眉峰辗转至他的唇珠,忽的停下了。

“非要说的话,有。”

他睁眼眨了眨,又合上了。他的养父母还有个儿子,年龄多大,卫庄从未记过。

“那卫先生喜欢他吗?”

“不喜欢。”

自以为是自我满足,还只知道索取的人,入不了他的眼。

张良将手放在卫庄的手背上,他指尖触到卫庄右手中指指节上的厚茧,手感并不是很好。他没有接着问下去, 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的位置。

    
                                                         TBC.

————

紧急切断)。好困哦。
这章也分开来码。下一章的开头紧接结尾。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