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我。

穆不良。咕咕文手。偶尔灵魂糊。主食卫良/非良。近期打算入坑的是聂良和政良。楚留香走少暗/武暗/华武华。现在除了这几对cp以外相关人物的cp基本上都是雷区或者是路人)。尤其是卫聂/卫莲非常雷。
所以(´▽`ʃƪ)感谢让我避雷啦。要卫聂没有,要命一条。喜欢没事儿干做点图玩儿。另外产粮过程中不会去看同cp的其他粮,所以如果有“特殊情况”请直接dd我!
啊。还有。我开学了)。

[秦时明月]卫良-情话

*现代pa.

*私设有,极度ooc有。

一且喜欢上谁,就别无所求。只要每天能见到他,就已经觉得很庆幸了。一辈子很短,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可这样心情很长,如高山入川,绵延不绝。

                     ——《武林外传》 吕轻侯

拾伍 .

张良真的从了卫庄的话留下来。他今天本就没课,卫庄也没像他说的那样让张良在他身上挂一整天。

外面下了很大的雪,张良来到这个城市三年多,从未见到这里下暴雪,这是第一次。公寓的暖气很足,雪花积厚堆在阳台外的扶手上,上方的屋檐还垂下几支冰柱。张良将阳台锁住,拉起帘子。

暴雪预警。张良看着手机短信,要按着这样的情况下上三天,市里的中小学估计就要放假了。高中可能不会—尤其是高三生。

早上九点。天阴沉的似乎是要塌下来。

两个人坐在餐厅吃早餐,张良将手机平放在桌上,一手拿着勺子,另一手单指打着字。卫庄看着晨间新闻,他看新闻的时候表情一向严肃,张良又在跟他的同学研究新的录音设备,自然没有寻着卫庄唠嗑。

晨间新闻很快结束,片尾的曲子不知道用了多少年。卫庄摁着遥控器不断换台, 最后不知为何将电视关掉了。

“过了三月就搬出去吧。”

张良听见他这么说,按下手机屏幕键将其关闭,转头看过去光见着人儿的后脑勺。他应该是知道卫庄什么意思的。

“是要单独买房子吗。”

这似乎太草率了。他看着卫庄埋了埋头应下,这种进程对他来说太快了。张良没有稳定的收入,他还是个学生。实习期过后有些事还很忙,本身也不是什么高薪工作,就算是自己买房攒,也要相当长的时间。总之对他来说不是说买就买的。而且掏钱的这一方,怎么说都是那个正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小说家。..这人是不是太有钱了点。

张良胡思乱想着,总而言之是要拒绝的。他毕竟是个男性,不,就算是女性,也不会有这样依附与恋人的想法。

“这里挺好的。”

张良埋头用叉子挑着盘中的煎蛋, 极其委婉的拒绝了卫庄的提议。

“说不定会住进来很优秀的女性。”

卫庄其实并不想再让别人住进来了,这里还空了三个房位。 他很关照赤练和白凤的了,不然早就搬走去别处住了。让张良住进来,其实当初是赤练做的决定,她毕竟还是认识张良的,勉勉强强算半个青梅竹马。

“是你不喜欢我了?”

张良对这个提问有些无奈。他起身远离餐桌,从沙发背后面伸出双臂环住卫庄的脖子 ,两手揪着他的衬衫袖子。

“喜欢。”

他将下巴放在卫庄的肩上。是那种一旦想到了,就动辄海啸山鸣的喜欢。他喜欢卫庄,喜欢,合适。但毕竟是同性。这是他们面对的最现实的问题。

“你知道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可我怎么说都是个男性。”

他也是本要承担更多的那一方。张良安然自若的搂住卫庄,沙发背隔着他胸口有些发酸。

“这些事目前来说太早了。我又不是那种可以自主创业有不少收入的大学生。”

卫庄是真的不太懂人情。张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这对于他来说是个很容易理解的道理,张良很清楚自己现在该要什么,不该要什么。

这个问题突如其来,张良是稍有些排斥的。他第一次跟卫庄有这样明显的分歧, 但这不是没办法解决的。

“那。换个地方住。租金平分。”

卫庄不打算放开这个话题。他想的也很简单,两个人单独住,总比要在之后会有人住进这间公寓,还要当个电灯泡影响他们的好。另一事,许是算他的占有欲。当然,一切都会建立在张良愿意的基础上。

恋爱真的能让人变傻,卫庄之前哪儿有这样缠过谁啊。 ...如果这算是“缠”。

“...等到寒假吧。”

张良鼓起腮帮子闷声应了。这是他能够接受的,张良相比卫庄要更坦率,但他偶尔也有别扭的时候,曲里拐弯儿的同意,依旧维持着环着卫庄脖子且将下巴放在人家肩上的动作。

如果他的年龄再大点儿,或者他们认识的再久点。

张良又对卫庄 提出这件事感到庆幸,至少他没对别人提出“买套房子一起住”的要求。假如他们年龄差不多,谈了很久的恋爱,张良说不定就一口气答应了。

他大胆且直白的跟卫庄恋爱,却一直纠结同一件事。他说着希望卫庄能找个优秀的女性, 但自己肯定是不愿意的那个。

“他会喜欢怎样的异性,又喜欢过怎样的异性” 。张良一想到这种地方,就觉着自己难受的要疯了。

酸死了。张良深吸一口气又缓慢的吐出。 他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一个人都会有这种心情。他从未想过在卫庄身上再得到些什么,光是有享受到亲吻和喜欢就已经满足。复杂的情绪有些放不下了,张良放弃思索这件事,逃一样的躲进二楼的房间,伏在书桌上。

卫庄从未对张良提过任何一句誓言,但他有类似的担心。卫庄不是个会变心的人,除非张良跟别人好了。他会放手,但未必会喜欢别人。他是认定了恋人,不然也不会提出要搬出去的意见。

“...他在担心什么。”

卫庄好像明白,但他又好像不太明白。是自己哪儿没做好吗。 这样的事越想越累。

今天还是雪天。窗外是积雪越来越厚,张良听见门外有脚步声,然后是旁边书房的门被关上的低声。这就又隔上一面墙了, 卫庄坐在椅子上,点了支烟。

不行。这事儿不能留到第二天去。

卫庄这么想着就起身去拉书房的门, 而张良先他一步站在书房门口正盘算着要怎么说。卫庄拉开门,就看见一身加绒格子睡衣的张良埋着脑袋,听见声音了就急忙抬头,一双浅色的眼睛里是暖光。

“先生——”

张良伸手揪住卫庄的袖口, 他脑子一下就乱了,脱口一声自己都没料到的话。

“吻我。”

张良后来想了很多次,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逻辑。对于他来说似乎没什么事情不是卫庄一个亲吻解决不了的。

                                              TBC.

——

极度ooc和意识流。我穆不良用实力掉粉。

评论(10)

热度(18)